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

大象與螞蟻共舞,包裝產業要變天了

更新日期:2020-04-05

近日,市場亂象迭出,紙價暴跌、需求低迷、股市動蕩、匯率波動、通脹隱現,在海外疫情大爆發的情況下,市場愈發慘淡。很多人對于未來包裝印刷業的走勢頗為困惑,與包小編交流探討者絡繹不絕,因此,我們想將近段時間收集整理的一些信息分享給大家參考。

實話說,經歷了過去一個月的動蕩不安這后,整個紙包裝產業失去了一個最重要的合作基礎,那就是信任。不只是客戶對包裝廠失去了信任,紙箱廠、紙板廠與紙廠之間也失去了信任,甚至大小紙廠之間更是形同陌路。這種狀況,對于整條產業鏈恢復平穩運轉十分不利。

眼下,整個產業都面臨著兩大共同的敵人: 新冠病毒和經濟危機。而整個產業都最需要兩個共同的朋友: 團結協作與提振信心。前者決定著生死存亡,后者決定著持續發展,希望整條產業鏈都要凝聚共識,求同存異,象國人應對這次疫情那樣,不計較個人得失,盡快走出這個空前的危機。

團結的前提是直面慘淡的現實,并迅速調整企業發展戰略;信心則來源于客觀的分析,而不是夜過墳頭吹口哨。在這個呼嘯而來,危與機并存的大變局時代,企業的成敗,很大程度上取決了掌門人的信息分析與決策能力。

總的來看,目前整個產業鏈上中下游的生存與發展形勢如下:

終端品牌商

出口與內需的疲軟所引發的經濟海嘯,將是終端品牌商需要艱難面對的挑戰。從2015年下半年開始,中國的內需與出口開始沖高回落,到2019年底,訂單危機已經彌漫了各行各業。

非常不幸的是,2020年我們又碰到了新冠疫情這只黑天鵝,1-2月份,手機行業、家電行業、食品行業、白酒業、汽車業等包裝的大客戶行業都出現了劇烈的滑坡,這對眾多高負債率,利潤攤薄的終端品牌商來說頗為不利。從3月開始,疫情開始在全球大爆發,對品牌商形成第二次重擊,目前來看形勢相當嚴峻。

此外,PPI與CPI的大幅上漲也威脅到企業的訂單,失業、裁員、關廠的陰霾正籠罩在頭頂上。

包裝行業

包裝行業的興衰取決于終端品牌商的興衰,正所謂大河漲水小河滿是也。

從2015-2019年來看,這種正相關性非常明顯,包裝行業如果不是依靠電商包裝、外賣包裝等新需求的強勢崛起,整個行業將會慘不忍睹。

對這個行業來說,眼下的困境還不止于客戶訂單的枯竭,更大的挑戰或者說機遇在于智能制造時代包裝應用場景的深刻變化,越來越多的終端品牌開始采用智能化生產線,傳統的制造模式面臨著不適應或被淘汰的結局。但是,傳統的包裝業似乎天生就不能適應互聯網時代的智能制造,想轉型還需要費一番周折。

造紙和紙板業

作為兩個基礎材料行業,造紙與紙板行業都面臨著產能過剩,行業洗牌的挑戰。尤其是2017年因為政策變動導致的紙價瘋漲,打亂了造紙及紙板行業穩定轉型升級的節奏,并被帶入到一個深不可測的產能擴張陷阱。

目前,我國的造紙產業集中度其實已經非常之高,衛生紙、白卡紙集中度已經高達90%以上,包裝紙行業的集中度也上升很快,前二十強企業的市占率超過80%。對于包裝紙行業來說,滿天繁星未必不如廖若晨星,巨頭紙業一味地擴充產能,會導致行業生態惡化。

由于起步晚,步子大,我國的造紙行業負債率普遍超過70%的國際警戒線。在2000-2012中國世界工廠繁榮,內需啟動的這段時間,企業還能支撐。但到了需求加速下滑黑天鵝頻出的 當口,企業在債務壓力下發起的漲價行動將增加行業的不穩定性,并給企業自身運營帶來風險。

滄海橫流,方顯英雄本色。在過去的40年,由于14億人口消費空白與世界工廠大出口所激發的需求奔涌如潮,只要管理不算太差,并能生產出合格產品的企業,都能混出點名堂。但這種狀況是不可能長久的,的經濟環境有如驚濤駭浪,正是考驗企業生存能力的時候了。相信經歷過這一番洗禮,中國有望打磨出成千上萬的百年強企。

眼下,全球疫情爆發引發的世界性經濟蕭條已經開始露出猙獰的面孔。 第一波股市震蕩與匯率波動將導致強烈共振,對企業的生產經營來說都是一個巨大考驗。第二波很可能在中國引發超限通脹危機,并迅速掃蕩僅存的需求,導致大量企業僵尸化。

反過來看,當全球性經濟大蕭條導致大量企業和家庭出現倒閉與失業的時候,國家的政策一定會向容納更多就業的中小企業傾斜。在這個時候,小企業不必喪失信心,大企業不必咄咄逼人。

因此,我們有望看到國家將作出以下政策調整: 1、支持中小企業,抑制巨頭企業的壟斷與清場行為;2、財政開支向民生傾斜,企業與個人負擔得以減輕;3、暫停新基建,力保手機、消費電子、食品、飲料、紡織服裝、汽車等就業容量極高的行業;4、開放更多的國有壟斷行業,給予企業更多的便利;5、精簡機構……

總之,在未來的日子,能活下去的企業就是強者,能創造就業的企業就是贏家。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捕鱼王外挂